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【林家三姐妹】(完)【作者:濒死之音】
【林家三姐妹】(完)【作者:濒死之音】
字数:4623
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高考对吴料来说,并没有多少压力,他爹赚下的资产,纵使他挥霍几辈子,也不见得花的完,就当走个过场了。

  但他也不像其他官富二代,开着价值百万的名车撞了人之后,大喊一声:「你知道我爹是谁吗!」那般的嚣张跋扈。倒像个宅男,整日窝在家里打游戏。父母虽给他提供了优越的物质生活,却没有时间花在教育上,在他脑子里除了游戏以外,其他领域的阅历,几乎可以说是空白,也完全不想去了解。

  不过,从他第一眼看到林若柔开始,想法就彻底改变了。吴料深深的被眼前一幕震撼了,啊!怎么会有这么美的女人!乌黑的秀发随意的披洒在肩头,白皙绝美的脸上一双明眸灵动有神,原本宽松的校服却紧紧的包裹着她性感身躯,胸前那对傲人峰峦呼之欲出,彷佛随时都要将衣服撑爆开来,若不是校裤将那双修长美腿和浑圆翘臀包藏起来,指不定多少勤奋苦读的学子从此坠入欲望的无尽深渊呢。

  吴料忽然觉得自己那么多年都活到狗肚子里去了,还打个什么破游戏啊!如果能将眼前美女拥入怀中,这才不枉来这世上走一趟。熊熊的欲望之火也燃烧了他的胆色,大步拦前道:「美女,我太喜欢你了,做我的女朋友吧。」

  吴料的直接倒让林若柔吃了一惊,她知道自己可能有不少人暗恋,但在这个高考临近的关键时刻,怎么会有人舍本逐末的去追求她。看着比自己矮了将近一个头的瘦弱男生,林若柔一时想不出要怎么拒绝才好。

  良久,林若柔拍了拍吴料的肩膀道:「你还是好好学习吧,这种事以后再说。」林若柔虽然身材高挑,御姐味十足,其实内心是个善良恬静的女孩子,并不忍心伤害他。而且现在一切以高考为重,即使她心目那种才华横溢、英俊帅气的完美男子来追求她,也不见得会答应,更别说眼前一脸猪哥相的家伙了。

  就因为这样,吴料不认为自己被拒绝了,在网上研究了整夜的泡妞秘籍后,更是将林若柔的话理解为女孩子的矜持。长年打游戏的他,对所谓的攻略秘籍深信不已,尤其是那句:只要死缠烂打,绝不放弃,对方一定会被他的诚意感动的,更是被他捧作至理名言。

  林若柔的噩梦就这么开始了,即使她后来不留情面的拒绝,甚至反映到了老师那里,吴料依然是不依不饶的缠着她。老师方面认为吴料家里有权有势,一直以来对学校又是大力资助扶持,而他也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事,林若柔也不是重点培养的尖子生,干脆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草草的批评几句就不再过问了。
  没出多久,林若柔就被吴料烦得彻底崩溃了,心中萌生了恨意。平时连只鸡都不忍心杀的她,此刻却想将吴料一把推倒在地,重重的在胸口踏上一脚。让他在自己脚下挣扎求饶才好。

  林若柔这些日子脸上的惨淡愁云,自然逃不过大姐二姐的眼睛,追问之下,林若柔便一五一十把学校发生的事说了出来。三个人围坐在桌旁,如果有外人在话的,一定会惊叹着三姐妹的身材样貌,几乎是一摸一样,区别于林若柔的恬静乖巧,二姐林彩艳更多的是给人以妖娆妩媚之感,这跟她经常出入酒吧夜店,又走在时尚前沿有很大的关系。大姐林漠心则是职场精英,气质上偏向于成熟稳重。
  由于父母长期工作在外,大姐林漠心自然成了家里的主心骨,看着林若柔投来的求助的目光,沉思了片刻道:「对付这种人,应该这么办……

  次日,林若柔满脸笑容的对吴料说:「星期天有空吗?来我家玩吧,正好介绍你给我两位姐姐认识。」吴料闻言又惊又喜,林大美女终于被自己的诚意感动了。一时激动的手足无措,连道几声:「好,好,太好了。」

  幸福来得太猛烈,着实让吴料失眠了好几天。星期日到了林家后更是让他的大脑直接当机了,心中的女神,竟然有三个,而且是完全不同的类型。大姐林漠心一身职业气质女装,白色紧身衬衫配上黑色包裙,将性感的曲线完美的勾勒出来,举手投足随意散发的成熟女性的魅力彻底征服了吴料,差点没让他膝盖一软,直接拜倒在肉丝美腿之下。如果说对林若柔的感觉是爱的话,对林漠心更多的是崇拜,若与之交往,大概只配躺在她脚下,仰其足息,才能找到自己的存在感吧,吴料甩了甩头放弃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。

  二姐林彩艳又是一种截然不同的美,身着多色彩斜肩体恤衫,下身淡蓝色牛仔短裤,细腻白皙的足腕上缠绕着许多绚丽缤纷的水钻脚链,随着长腿的摆动泛起点点流光溢彩,闪的吴料一阵炫目。林彩艳的妖艳迷人让他的内心产生了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,低头侧目不敢直视。

  目光回到林若柔身上,只见她上身披一件粉色针织小外套,配上嫩绿色齐胸碎花连衣裙,将她娇柔典雅的气质极好的村托出来。尤其是下身那双令人心猿意马的黑丝美腿,让吴料不由的看得痴了,这才是他心目中最爱的女神。

  看着他痴迷的样子,林彩艳嫣然一笑道:「你就是吴料吧,常听妹妹提起,早就想见见你了,正好我们在玩一个游戏,不如一起吧。」吴料收回了思绪,搓了搓手,一脸谄媚道:「我全听姐姐的。」卑谦顺从的样子惹得众女一阵娇笑。
  游戏的规则很简单:每个人在纸条上写下任意的互动放于身前的桌子上,字面朝下不能让其他人看见,然后翻一张牌,三张K牌一张A,翻到A的人可以去拿任意一张纸条,然后按纸条所写的互动执行。通常翻到A的人,肯定会去选自己写的纸条。

  这个游戏让吴料又是兴奋又是犯难,作为一个充满欲望的男人,他想做的事太多太多,但却不敢明着写在纸上。正在他踌躇不定的时候,旁边的林若柔凑近轻声道:「翻我的。」听到这话吴料心中大喜,如果是林若柔要求的,不管什么要求,都可「勉为其难」的接受嘛,哈哈哈。

  即刻随手写了个互动便去翻牌,竟然是A!吴料觉得自己一定是受了幸运神的眷顾,其实他不知道,四张牌都让林漠心换成了A。而当他迫不及待的翻开林若柔的纸条后,瞬间惊得目瞪口呆。

  纸条上清清楚楚的写着:林家三姐妹一起踩踏吴料。回过神来的吴料连忙摆了摆手道:「不行的,不行的,我那么瘦弱,怎么受得了三位姐姐的踩踏,只怕没几下就踏成肉泥了吧。」

  林若柔吃吃一笑,道:「怎么会呢,这只是一个小小的考验,你不是很喜欢我吗?我当然要看看你的诚意啦,难道你不是真心的?」

  这么一说吴料明白了,也放心了,诚意当然是大大的有啦,虽然这个考验有点难熬,但总不会要了他的命吧,而且为了林若柔,吃点苦算什么。顿时豪气心生,直挺挺往地上一躺道:「来吧,随便踩,不用脚下留情。」

  姐妹三人对视一眼,会心而笑。随后林漠心将他的双臂平行举过头顶,抬脚踩住他的两只手掌心,冷傲的问道:「怎么样?动得了吗?」吴料只觉一阵酥麻的感觉手心传来,并没有疼痛的感觉,用力扭动了几下身体,双手实实的被踩在脚下,全然动弹不得。抬头讨好的看了一眼林漠心道:「被美女姐姐这么踩着,怎么可能动得了,而且我也不想动,就算被姐姐们活活踩死,为了若柔,我也是心甘情愿的。」

  之所以吴料能把话说的那么动听,完全是因为他觉得,原来踩踏根本没有想象的那么可怕,说完摸了摸林漠心的纤足,感受着丝袜带来的美妙触感,不由的一阵惬意,之前心中那点担忧,也彻底的烟消云散了。

  林若柔站在他脑袋的右侧,神色淡然的插上一句道:「真让人感动呢,我相信你,要是连这点考验都坚持不了,你也不好意思再和我林若柔交往,是不是?」
  吴料挺了挺胸脯自信的说道:「那是,一会要是我求饶了,以后见到你我就绕着走,绝不在你眼前出现。」

  林彩艳等的就是这句话,纵身踏上了吴料瘦弱的身体,双脚猛地一下扎进他柔软的肚子里,随即吟唱起舞,伴随着旋律的节拍践踏起来,脚步起落缓慢而沉重,缠绕在裸足上的水钻脚链在相互摩擦下兹兹作响。

  吴料顿时感到一种撕心裂肺的剧痛,不管他怎么扭动挣扎,双手也无法摆脱林漠心的踩踏压制,而林彩艳本身就擅长舞蹈,平衡感极强,脚下之人的越是反抗,越是踩的起劲,莫名的快感使让她沉醉其中。在她纤足的反复碾压之下,吴料的内脏在不断的向外挤出,腹部的凹陷程度甚是吓人。

  这时,恐惧和疼痛充斥着吴料的脑子,哪还能记得什么考验,一句「饶命」几乎脱口而出的时候,生生让林若柔一脚踩了回去,黑丝纤足紧紧的闷住了他的嘴。如果不是大姐强烈要求,善良的林若柔万万做不出这么最残忍的事,林漠心猜想吴料肯定受不了这种折磨,又不想这么便宜他,就让林若柔用脚封住他说话的权利,等吃够更多的踩踏之苦后,才能让他求饶,为的就是让他产生巨大的心理阴影,从此再也不敢招惹自己。

  可是看着脚下的吴料又无助又可怜的眼神,以及不时从脚底传来的润热而微弱的气息,林若柔觉得自己对他的恨意已经消了大半,不忍再这么继续下去,于是单脚碾着他的脸转身一跃站在了他的胸口上,挺了挺胸,极力想摆出一副女王架势,居高临下的看着吴料,心想:这次就放过你吧,快点向我求饶吧,我们之间的差距你应该也看明白了,我是高高在上的,而你只配被我踩在脚下受苦,以后可别再有什么非分之想了啊。可她眼里的怜悯和同情,早就将这种气场破坏殆尽了。

  不过,对一心只想求饶的吴料来说,有没有这种气场都是一样的。然而他惊恐的发现,自己不但发不出一点声音,甚至连呼吸都不能了。其实一点也不奇怪,林家三姐妹从来没有踩过人,怎么会知道,像林若柔和林彩艳这样一百二十多斤的高挑御姐,整个人直接踩在吴料的胸腔和腹部上,所造成的压迫,又岂是不到九十斤的他所能承受的?就算没踩死,也会窒息而死。

  渐渐的吴料的挣扎越来越弱,身体也越来越软,最后脑袋一歪,直接昏死过去。吓的三姐妹赶紧离开了他的身体,面面相觑的看了好一会,各自思索起来。
  林漠心感到的是诧异,她在职业打拼了那么多年,虽称不上阅人无数,却也和形形色色的人打过交往,像吴料这种的,一看就是软骨头,在这样的践踏之下,是不可能挺过来的,早该痛哭求饶才是,难道这次真的是自己走眼了?

  而林彩艳心中除了佩服,还是佩服。她知道自己下脚有多狠,几乎都要把吴料的肚子踩穿了,直接踏到地板上,甚至感受到了丝丝凉意。可就是这样,吴料愣是一声没吭,直至昏死过去。还真是个不错的男子汉呢。

  要说感触最深的,还是林若柔,每个女人对爱情都充满的幻想,最向往那种甜蜜浪漫,至死不渝的真情。可那只有在电视和小说里才有,现实中浪漫的男人有很多,但能为了心爱的人去死的,一个也没见过,而且自己跟他甚至连男女朋友都不是。原来吴料真的是这么的爱自己,难怪连学业和前途都不顾了。看着静静躺在地上的他,林若柔的俏脸上泛起一抹淡淡的红晕。

  很快吴料醒了,林若柔告诉他通过了考验,还在他脸上亲了一口。原本心有余悸的吴料,立刻激动的将刚才遭受的可怕经历抛之脑后,兴奋的手舞足蹈起来。随后姐妹三人留了他一起吃了个饭,便找个理由把他遣回家了。这一夜,林若柔失眠了。

  回到学校,林若柔尝试着与吴料交往看看,但吴料实在和她喜欢的类型相差的太远太远了,越接触对他的好感就越少。某天,同学都已经放学回家了,教室里就剩下林若柔和吴料两个人。坐在最末靠左位置的林若柔,呆呆的看着眼前没个正经的吴料,心想:这个家伙真的适合自己吗?就算他能为了自己舍弃性命,那又怎么样呢?转念又一想:对了,也许他只是一个不怕死的人而已,而且对男人来说,面子比生命更重要。

  想到这里,林若柔郑重其事的说道:「吴料,我想过了,我对你还是不太了解,我再给你最后一个考验,如果你能做到,我就做你女朋友,怎么样?」
  说到考验,吴料心中还是有不小的阴影的,不敢立即答应,面有怯色的反问道:「是怎么样的考验?」

  林若柔指了指课桌下的搁脚处说道:「你躺在这里,给我当脚垫,直到我垫够为止,如果你不愿意,或者中途放弃,就算你输,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。"
  相对于面子,吴料其实更怕死,长期独处在家,深宅不出,自然对人际交往中所谓的虚荣、面子看的很淡。环视了下空空荡荡的教室后,二话不说钻到桌底躺了下来。

  这并没有出乎林若柔的意料,她随即发了一条短信给林彩艳,让她过来接自己。其实这次她是有意为难吴料,想和他断绝关系。她相信天下没有一个男人,能够在有外人注视的情况下,去给一个女人当脚垫的,就算小说里也没有,当姐姐出现的时候,吴料一定会吓的跳起来的。

  林若柔脱掉了鞋子,把双脚搁在吴料的脸上,焦急的望着门口,等待姐姐的到来。而脚下的吴料呢,强烈的羞辱感涌上他的心头,他突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,值不值得这么做,虽然他对面子看的很淡,但这已经实实在在的践踏了他的人格和尊严。就算受的了被人踩在脚下,可那双在炎热夏日捂在鞋子里大半天的白色棉袜,正不偏不倚的压在他的脸上,不但要呼吸着白袜散发的浓重的气味,还要忍受着袜底的绒毛钻进他鼻孔和嘴巴里,所带来的刺痒感。这种屈辱让他的内心百般挣扎,抉择的天平已经慢慢倾向于放弃。

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等待的人还没有出现。林若柔也是思绪万千,心想:为什么这个家伙要喜欢自己?要是不喜欢自己,用的着遭那么大的罪吗?边想边用脚蹭了蹭吴料的鼻尖,刺激着他的嗅觉神经,熏死你,熏死你,让你再坚持!
  这时门口进来了一个人,并不是林彩艳,而一个忘拿书包的女同学,看见林若柔喊了一声:「若柔,还没走啊。」这可把林若柔吓的半死,下意识的双脚向下用力一踏,抖抖索索的回答道:「我……我马上就走。」

  如果林若柔算是被吓的半死的话,吴料可以说是死的不能再死了,魂飞魄散了。要是被人看到,自己在林若柔脚下做脚垫,那这辈子还怎么在这个世上抬头做人啊。可脑袋这时却被紧紧的踏在地上,抽也抽不出来,又不敢动作太大,生怕发出响声。在羞辱,惊恐,无助的多重打击下,吴料失禁了,尿液把他的裤子浸湿了一大片。

  还好那女生说完就走了,离得远没有看见吴料,林若柔的心才算放了下来。很快她闻到一股尿骚味,低头一看发现吴料一动不动的还躺在那里,而且尿裤子了。这次林若柔真的震惊了,天下竟然有这种男人了,可以为了自己不要性命,不要面子,不要尊严。

  林若柔感动的哭了,哽咽而深情的说:「你看你,裤子都脏了,我带去你洗洗。」说着便去扶吴料起来。

  吴料推开了林若柔的手了,站了起来,一句话也没说,也没有看她一眼,一个人径直的往门外走去……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